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追光灯 >
案例:担保追偿权纠纷确定管辖法院时担保合同中约定管辖条款不可
发布日期:2021-06-15 16:38   来源:未知   阅读:

  www.xgud.com.cn!原标题:案例:担保追偿权纠纷确定管辖法院时,担保合同中约定管辖条款不可当然适用

  本院认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中所指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双方当事人为农行西城支行和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即涉案借款的债权人和保证人。而本案系发生在涉案借款的保证人和债务人及其关联公司之间的追偿权纠纷,三被告均非《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最高额保证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对本案当事人不具有约束力,不能据此确定本案管辖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根据该约定管辖条款确定本案管辖法院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三被告的住所地分别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市东城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作为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案件,接收货币一方即原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所在地北京市海淀区为合同履行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的有关规定,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不是本案的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处理不当。

  本案涉案借款合同的主债务人是北京国信中心,本案的缘起是原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代被告之一北京国信中心履行了偿还债务的义务,而北京国信中心的住所地在北京市海淀区;本案合同履行地在北京市海淀区;除福州华电公司以外,几方当事人住所地均在北京。鉴于以上情形,为了方便当事人参与诉讼和方便人民法院查明案情,本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为宜。

  原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与被告福州华电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福州华电公司)、北京国信华电物资贸易中心(以下简称北京国信中心)、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电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9日立案。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系因民间借贷追偿权纠纷引发的管辖权争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本案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法院均享有管辖权,被告福州华电公司住所地在福州,原告选择向被告福州华电公司住所地有级别管辖权的法院起诉符合法律规定,故该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于2016年10月30日作出(2016)闽01民初87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被告福州华电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福州华电公司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系追偿权纠纷,保证人履行保证合同约定的义务承担保证责任后,取得向债务人追偿的权利,其提起的追偿诉讼应当按照保证合同的协议管辖条款确定案件管辖。本案中,诉争的农行西城支行作为债权人、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作为保证人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第七条约定:“本合同履行中发生争议,可由各方协商解决;若通过诉讼解决的由债权人住所地法院管辖。”债权人农行西城支行住所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结合本案的诉讼标的额及当事人住所地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案件标准的通知》的规定,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作为协议管辖条款约定的符合级别管辖标准的人民法院,对本案依法享有管辖权。原审裁定未依据有效的协议管辖条款确定案件管辖,违反了协议管辖优先于法定管辖适用的管辖确定原则,应予纠正。于2017年4月24日裁定:(一)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1民初870号民事裁定;(二)本案移送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处理。

  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移送错误为由,报请本院指定管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农行西城支行作为债权人与保证人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第七条约定:“本合同履行中发生争议,可由各方协商解决;若通过诉讼解决的由债权人住所地法院管辖。”但《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当事人为农行西城支行、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本案系保证人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与债务人北京国信中心及其关联公司福州华电公司、中国华电公司间的纠纷,三被告均非《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当事人,该合同对三被告没有约束力,其中的约定管辖条款不能作为本案确定管辖的依据。且三被告的住所地分别位于福州市鼓楼区、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市东城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亦非被告住所地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被告福州华电公司的住所地在福建省福州市,依据相应级别管辖标准,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错误。

  本院认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中所指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双方当事人为农行西城支行和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即涉案借款的债权人和保证人。而本案系发生在涉案借款的保证人和债务人及其关联公司之间的追偿权纠纷,三被告均非《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最高额保证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对本案当事人不具有约束力,不能据此确定本案管辖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根据该约定管辖条款确定本案管辖法院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三被告的住所地分别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市东城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作为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案件,接收货币一方即原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所在地北京市海淀区为合同履行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的有关规定,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不是本案的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处理不当。

  本案涉案借款合同的主债务人是北京国信中心,本案的缘起是原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公司代被告之一北京国信中心履行了偿还债务的义务,而北京国信中心的住所地在北京市海淀区;本案合同履行地在北京市海淀区;除福州华电公司以外,几方当事人住所地均在北京。鉴于以上情形,为了方便当事人参与诉讼和方便人民法院查明案情,本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为宜。自曝被亲姐性侵、被亲哥虐待这个过气偶像歌手为